好吧我也跟著來大遷移<
最近功課炸掉多所以大概不定時更吧(明明就很久沒更了#
-------------------
Ch1

莫比迪克號上,月白風清,一名金髮少女站在甲板上,面無表情但眼神卻有著快溢出來的憂愁。

「怎麼,睡不著嗎。」


金髮男子-第一隊隊長馬可淡笑著走近少女,把手輕輕的放在少女的肩上。


「嘻嘻,現在這種時機還睡得著的就是笨蛋啦!」


少女手上的玩偶發出小女童天真的聲音,像是在嘲諷對方一樣。


「閉嘴,莉莉絲。」


無奈的制止手上的玩偶,轉頭看向馬可。


「老爹的身體,還好嗎?」


「已經給他吃過藥了,不過還是很危險。」


一想到正在房間休息的船長,馬可微微皺起眉頭,微笑的角度也往下降了幾度。


「這樣阿…」氣氛又回到了沉默。


這一夜,過得很漫長。



香波地群島上的某家旅館裡,一名櫻髮少女拉著戴著白底黑斑帽的少年,指著放在桌上的報紙。


「我說羅,你有看報紙嗎?」


「我有看。」


「那你要怎麼辦?」著急的詢問著自家船長。


「不怎麼辦,這不關我的事。」


少年─托拉法爾加˙羅無奈的撐著頭看著報紙,太陽穴似乎在隱隱作痛。


「什麼叫作不關你的事阿?白鬍子不是你的病人嗎!」


少女睜大眼,一臉不能置信的搖著羅的手臂。


「好了依莉,船長也真的無能為力阿。火拳被抓,白鬍子是一定要去幫忙的吧。」


一旁的少女-諾蕾雅拉住依莉,冷靜的和她分析現況。


「怎麼這樣……」依莉絕望的跌坐在地上,雙手抱著頭。一想到與自己交情很好的草帽海賊團船長,心就像是被重重的打了ㄧ拳一樣。


「艾斯可是魯夫的哥哥阿……一定要做什麼才行!」



距離火拳艾斯的處決,還有13個小時。

-----------------------

Ch2

隔日早晨,莫比迪克號在海上靜靜的行駛。
 
「老爹,不要這樣啊!」

馬可驚慌得大喊,試著阻止自家船長。

「難道你要我帶著這些讓敵人對我有同情心嗎?」

白鬍子一臉無所謂的把身上畫有心臟海賊團的點滴全數拔掉,並丟在一旁。

正當船員們正在努力的勸阻自家船長時,昨晚的金髮少女單手捧著一碗湯藥走近。

「要拔可以,先把藥喝了。」伸直手,舉在白鬍子的面前。

「老爹,就聽雪莉的吧!」比斯塔在一旁替少女-雪莉助陣。

嘆了一口氣,白鬍子接過藥並一口氣吞下,全部人都鬆了一口氣,船上的氣氛似乎回暖了一點。

雪莉淡笑,一瞬間露出了憂傷的眼神,但之後又恢復冷靜。和在旁的護士們簡單交代了幾句,便轉身走向房間。站在一旁的馬可目光一直跟隨著雪莉,自然沒有錯過那眼神。看到少女走進房間,原本想叫住對方,但卻欲言又止,搖了搖頭後也走回房間。

『我到底是怎麼了?』一進房,單手掩著雙眼,無力的躺在床上。

突然,房間門被打了開來,來者靜靜的在桌上擺了某樣東西後,輕輕的關上門離去。馬可正想抬起手看是什麼時,聞到了文心蘭花香和一股淡淡的紫羅蘭香。不用說,是雪莉來過了。閉上眼,在花香的催眠下思緒慢慢的飛回那時美好,卻又像是做夢般的過去……


 
「喂,你是不是喜歡雪莉啊?」一臉壞笑的在對方耳邊說。

「不,不要亂講!」臉紅拉走對方,怕被正在甲板上閱讀的少女聽到。

「放心啦,你認為我是那種人嗎?」薩奇豪邁的拍了拍馬可的背,手一轉,拉著馬可往少女走進。

「喂!你、你在幹嘛!」驚訝,試著讓手掙脫。不過由於薩奇抓得很大力,所以馬可以淒慘的模樣被拉到坐在太陽傘下,正優雅的喝著茶看書的雪莉旁。

 「親愛的雪莉小姐,我們能有這榮幸和您一起喝杯茶嗎?」薩奇紳士般的向雪莉微微鞠躬問道。

「請便。」放下書,拿出兩個杯子替他們各倒了一杯在上次登陸的島上所買的奶茶。

「聞起來很香呢。馬可,快點坐下啊!」拿起放在旁邊的兩個椅子坐下後催促著耳根變得非常紅的朋友。

「好啦好啦。」看似很輕鬆的坐下,其實內心是小鹿亂跳狀態。

「馬可哥,耳朵很紅呢。」看著對方,喝著茶淡笑。

「是、是你看錯了吧啊哈哈哈……」轉頭,搔著頭裝作不知道。

「又更紅了。」露出淡淡的壞笑,伸手輕彈了一下對方耳朵。

「噗…噗哈哈哈──!馬可不是我在說,你的耳朵真的紅得像番茄了!」

薩奇不顧形象的指著馬可的耳朵捧腹大笑,一旁的船員都知道第一隊隊長暗戀的事情,也都在竊笑。

「你、你你你們……」用手遮住耳朵,臉微紅的趴在桌上。

『好丟臉啊啊───!!可惡的薩奇你給我記住!』馬可在心裡想著。

坐在一旁的雪莉看著失控的場面,也忍不住笑出幾聲。

「馬可哥,很可愛啊。」掩嘴,笑著對馬可說。
 
「可、可愛?」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看著少女,臉似乎又更紅了。

其他人聽了,更是從竊笑轉成哄堂大笑,爆發出可以把船都翻過來的笑聲。

「不、不要再笑了啊啊啊────!」

「奴哈哈哈──」看著失控的馬可,白鬍子笑得很開心。
 
「馬可啊,這種程度就臉紅可是追不到她的喔!」薩奇笑著在馬可的耳邊小聲的說。

「還不都是因為你啊!」洩憤似的捏著對方的臉頰往旁邊拉。

「喂!不要拉我帥氣又俊美的臉頰啊────!」

之後,這次事件在白鬍子海賊團就廣為流傳,很多新人也不怕死得去問第一隊隊長,後果是被隊長以拳頭外加腹黑笑伺候。

-----------------

Ch3

香波地群島,在電視機前聚集了想要目睹火拳艾斯處決的居民,仔細看的話,也會發現那些超新星也都在各個角落默默的觀賞。

「我說哥哥,你先別激動嘛!」少女看向正拉著自己手腕的男子,無奈的笑著安撫對方。


 「我怎麼能不激動!還有伊莉你要參加海賊團我是沒意見,但是為什麼是托拉法爾加那傢伙?」瞪著拉著自家妹妹另一個手腕的少年,好像要把他用眼神肢解掉似的。


 「尤斯塔斯當家的,伊莉想加入哪一個海賊團不關你的事吧?」冷笑的把伊莉往自己那裡拉過去:「她在我這很好,請你安心的放開她的手然後去死。」


 「你說什麼───!」


 「哎呀耳朵不好嗎?那我再講一次,放開她的手然後去死吧。」


 在一旁的居民們因為感受到那兩名男子的殺氣,為了自己寶貴的生命而紛紛避開。閉著右眼的少女嘆了口氣,靠著牆壁。「基拉,你有這樣的船長還真是辛苦你了。」微微撇頭看向站在一旁冒青筋的基拉,拍了拍他的肩。


 忍著想把旁邊的垃圾桶丟過去的衝動,基拉揉了揉太陽穴:「在這樣下去,我看基德的名聲可能會從惡名昭彰的船長直接變成笨蛋妹控吧。」少女-諾蕾雅掩著嘴忍笑,肩膀在劇烈的顫抖著:「你這吐槽的點實在是太強了基拉!」對著基拉舉起大拇指。


 「號外!號外!再過三個小時火拳艾斯的處決就要開始了!」一名男童拿著一袋的報紙大喊著。伊莉擔心的望著大螢幕、正在釋放殺氣的兩名船長停了下來、諾蕾雅和基拉也順勢把自家船長拉開。「不知道雪莉她們要怎麼做…希望能順利成功。」看著螢幕,雙手緊握的放在胸口,衷心的祈禱。



此時的莫比迪克號上,白鬍子正在和各個隊長討論戰略。


 「馬可,船鍍膜得怎麼樣了?」白鬍子坐在椅子上,問著。


 「都已經好了,就等老爹你的命令了。」


 「好,現在全速駛向馬林梵多!」


「喔───!」全員跟著大喊後,便去準備等下的戰爭了。


「露琦,有沒有看到雪莉?」拉住準備離開的露琦。


「嗯──我記得她在房間裡吧?」白鬍子的親生孫女-露琦思考了一會兒,悠悠的道出。隨後便看到馬可手上提著醫療箱,快步走到女孩的房門前,禮貌的敲了敲,得到回應後便進去。

整理著衣服,撇頭看向入門者:「馬可哥,找我有事嗎?」面無表情但頭微微往旁歪。


「薩奇醒了喔,他跟我說要幫你上藥。」把手上的醫療箱放在桌上,拉了椅子讓少女坐著:「來,把袖子捲起來。」笑著打開了藥。


 雪莉看著藥:「其實也沒有很嚴重…」慢慢的將椅子往後挪。


 「不行,汀奇下手很重,而且發炎就不好了。」把椅子拉回來,輕輕拉住雪莉的右手,自行把袖子拉上去。


 把繃帶拆掉,發現傷口正在流血水:「你啊,不能不管自己的身體。」馬可緊皺著眉,眼神露出慍色。


「太多事所以忘了,唔!」倒吸了一口氣,感覺到疼處,手臂往後縮了一點。


 「最好是。」熟練的在傷口塗上藥,包紮好便把袖子拉下:「換另一隻手吧。」


 乖乖的把左手袖子拉起,好讓馬可上藥:「馬可哥,為什麼穿上衣不扣扣子呢?」


 聽到少女的問題不禁失笑:「為了顯示出老爹的驕傲啊。」


 「但是伊莉說很怪。」歪頭,一針見血的說出自己的看法。


 「蛤?」聽到手抖了一下:「哪裡怪啊!」


 「她說這樣很像是在誘惑人一樣。」


 「……乖,不要聽她胡說。」包紮完,把醫療箱關好,揉了揉雪莉的頭。


 天殺的,那個海賊團的人全都不正常就對了?

--------------

Ch4

地底,與光隔絕的深處,豎立著一座用各式各樣的骷髏頭所建造的高塔。
而在高塔的最頂層,有個黑紅相間長髮、青綠眼眸的男子懶散的坐在黑到發亮的太妃椅上,撐著頭看著飄浮在眼前,裝滿死亡之風的金盆。
盆裡所顯現出的畫面,是一艘行駛中的船。男子手一揮,畫面轉換到正在整理用具,面無表情的金髮女孩。看著女孩,男子嘴角露出不懷好意、但略微瘋狂和興奮的笑。「吾很期待汝的表現,吾所選中的人偶。」

而在海上,隨著時間的流逝,白鬍子海賊團愈來愈靠近馬林梵多。船上的氣氛也比之前更肅殺,連呼吸聲都被禁止似的。
「老爹,就快要到了!」航海士拿著望遠鏡說道。
老爹-白鬍子從座位起身,俯視著自家兒子和女兒們:「所有人就定位、準備下潛!」連一刻都不敢浪費,船員們拿起自己的武器,跑到自己的崗位站好。
「范多,按照計畫進行、娜塔莉,醫療用品準備好了嗎?還有菲尼亞……」露琦冷靜的指揮著自己所帶領的小隊,絲毫不馬虎。抱著傷的薩奇不顧自己的傷勢,硬是跑出來指揮著第四小隊。同樣的,在一旁的馬可也正在命令著第一隊的隊員們,眼神不時的飄向在旁整理用具的自家副隊長,雪莉。
察覺到有人在注視著自己,想回頭尋找視線來源,但礙於手邊的工作便作罷。突然,碰!!的一聲,地上佈滿了碎玻璃和液體。而跟著自己在整理,同為金髮但是長髮的女孩-愛麗絲,手上全是與地上相符的液體:「對、對不起…..」「沒關係,我來。」嘆了口氣,隨手揮出一道闇光。眨眼,地上的玻璃已恢復成罐子的形狀,液體也重回容器裡。
「嗚阿,雪莉姐姐好厲害!」女孩驚呼,雖然自身為法師,但是要做到和對方一樣是有困難的。雪莉淡笑,揉了揉愛麗絲的頭後,撿起罐子放進袋子裡。在一旁的馬可則鬆了一口氣,轉頭繼續命令著,莫比迪克也在這時帶頭領先潛到水裡。

然而,此刻的馬林梵多,聚集了成千上萬、海軍裡最強的海軍們和七武海。這天,對所有的人類來說,是個重大的日子。
對白鬍子海賊團而言,這是他們第二隊隊長,波特卡斯˙D˙艾斯的處決日。
對海軍而言,這是火拳艾斯的處決日,亦是與白鬍子海賊團的大戰日。
而在香波地群島的人們,則是抱著世界會和平的期望,期待著海軍的勝利。但是在角落默默觀看的新人們,可就不這麼認為了。
屋頂上,有著深紫色長髮、燦金眼眸、比人偶還精緻美麗的的女子,若有所思的看著漆黑的大螢幕。「六道姐-怎麼了嗎?」肩上有了重量,頭也不回的回答:「蕾羽夢,下來。」「嗚阿,被發現了嗎──嘻嘻。」放下手臂,黑髮灰眸女孩-蕾羽夢,笑著站在六道旁。
「吶吶,你說火拳會不會被救出來阿?」興奮的拉著對方的手。
「……」對於這問題給予了不予置評。
「诶──不要不理我嘛──」嘟嘴,繼續搖晃著對方的手。
「未來的事,吾輩不知道。」冷漠的把對方的手甩開,自徑走到別的地方。
看著把自己的手甩開便走遠的六道,蕾羽夢聳了聳肩,看了看四處好像沒有什麼人,順手拉著在自己身旁的基拉,跑去找自家船長:「基德船長───啊咧,基德你怎麼了?」開心的跑向船長,發現對方正盯著遠方的心臟海賊團,手上握著的酒瓶已經碎成粉末了。
「該死的托拉法爾加….把你該死的手從我妹身上拿開啊────!!」聽到這句話,蕾羽夢笑了出來、基拉和其他的船員全都冒著冷汗,看著自家船長變成超級無敵妹控。
「唉呀,我好像有聽到哥哥的聲音呢?」歪頭,不解的詢問身旁的船長。
「你聽錯了,伊莉,那是一隻在亂吠的紅毛犬。」把對方拉近,一臉輕鬆的回答。
「……我說羅船長,你就真的那麼討厭尤斯塔斯嗎?」閉著右眼無奈的看著船長。
「當然,如果他死了我會很開心的。」順手掩住懷裡粉髮人兒的耳朵,看著遠方的紅毛犬散發出非常低的低氣壓。
心臟海賊團全員冒黑線,心裡吶喊著:不要再發低氣壓了我們還想活著啊船長!

------------------
Ch5

看著女孩的笑顏,眼神黯淡下來,「這不是吾所要的表情呢……」慵懶的拿起一旁的煙斗,吸了一口後把煙對著金盆吹,讓惡魔之語隨著煙飄向女孩的腦海裡。

「吾之人偶,別背叛了吾的期待。」


「雪莉,老爹說…….你怎麼了?」

指揮完隊員們,來傳達老爹指令的薩奇,擔心的看著女孩抱著頭,臉神痛苦的彎下腰。「沒、沒事……」虛弱的搖了搖手,「少騙人了,怎麼可能沒事。馬可!!」皺眉,轉頭呼喊著女孩的隊長。聽到呼喊自己的聲音,循著聲音轉頭,發現那兩人,急忙跑過去。「喂,你怎麼了?」把手放在雪莉背上,擔心的低聲問道。

只見女孩輕微的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頭痛欲裂,從剛開始腦海裡就一直聽到那句話。揮之不去的話語,就像是惡魔在耳邊低聲命令著。

白鬍子坐在位子上,四處看著兒女們,看到那三人不太對勁的模樣,開始覺得不安了起來。「那傢伙……開始了嗎?」

看著女孩的臉色愈來愈難看,下意識的伸出手,把女孩禁錮在懷裡,拍著背。雪莉愣了一下,覺得好像好多了。「馬、馬可哥,已、已經好了,謝謝。」輕搥著對方胸膛,臉上的紅暈早已被在一旁的薩奇看到了。

「好了你們小倆口,談情說愛的等等再來──雪莉,老爹說要你和露琦做另一艘船。」微笑拍了拍手,看著兩人尷尬的分開,臉上都有明顯到爆炸的紅暈。「嗯,好。」不敢看向自家隊長,低著頭隨意回答了幾個字,便走向在遠方等候的露琦。


目送著女孩遠去,輕嘆了口氣,「馬可好兄弟,還是這麼清純阿。」把手搭上對方肩上,忍著笑。「你、你閉嘴!」一拳揮向在一旁的損友。薩奇笑笑的閃過,拍了拍對方背後離去。

跳上了露琦所在的船,紅暈還是維持在臉上。「喂,臉很紅阿。」惡劣的輕拍了對方臉頰,淡笑著。「真的很可愛呢,難怪馬可會……」在一旁的水還沒講完,嘴就被雅加達掩住。「先不要說,她還不知道呢!」小聲的警告著水,雪莉則歪頭,不了解他們想說什麼。

突然,一個拳頭砸向水和雅加達頭上。「好了,不要再八卦了。雪莉,你跟我來。」露琦站在後面,無奈的看著像是好姊妹的兩人,伸手呼喚著雪莉過來。應聲,急忙跑過去。

「等等到廣場的時候,不要立刻就展現你的能力。」

「诶?」

「老爹說我們是秘密戰力,海軍連我們的能力是什麼都不知道。所以要我們等一會兒再使出全力,懂嗎?」

點了點頭,眼神透露出認真的意思。露琦摸了摸對方的頭,淡笑著說:「嘛,不要死了,不然那個人會心碎的。」

愣了一下,不了解對方所指的人是誰,「那個人……是誰啊?」

「就是你愛的那個人。」看見對方的紅暈又更紅,笑著離去。

大腦當機的看著對方遠去,喃喃自語道。「有、有那麼明顯嗎......我喜歡的是馬可哥這件事。」

-----------------

Ch6



「出來。」

聞言,黑髮男子抬頭,認命似的起身。穿上擺在眼前,給死刑犯穿的黑鞋。隨後便沿著陰森潮濕的走廊,走向絕望的場所。

「吶,妳看起來好冷靜喔──。」

耳邊突然傳出與現在狀況不符的女聲,驚訝的抬頭。眼前看到的是一個飄在空中,白長髮、鮮紅眼瞳,身穿白色小禮服的年輕女孩。

「妳、妳是誰……?」

「嘖嘖,那麼久不見,忘了我的聲音了嗎?」

女孩一臉可惜的搖了搖頭,男子思考了一會兒,試探性的說出猜測。

「難道是……莉莉絲?」

語尾剛落下,背部就被重重的推了一把。「不准停!」一旁的士兵冷漠的拉著鎖鏈,讓男子被迫繼續走。莉莉絲則在男子身旁飛來飛去,跟著往上。

「嗚呼,答對了喔──對了,順帶一提,只有妳看得到和聽得到我喔。」笑著飛來飛去,很高興的樣子。「當然,我們的對話別人也聽不到──」

「為什麼要來?」一臉不解的看著白髮女孩,怎麼想也想不到原因。

在男子面前停下,臉上的笑容更燦爛,「當然是大小姐要我找時機解救你阿──親愛的火拳艾斯──」




「所以,妳說你已經讓莉莉絲去找艾斯了?而且是在昨晚半夜的時候?」

在船長室裡,露琦微驚訝的看著一臉輕鬆的說出這驚人策略的雪莉,一旁的水和雅加達也不敢相信的瞪大眼。

「莉莉絲說,艾斯正要準備走上處刑台。」有點不解的看著對面三人的反應,說出自家玩偶剛傳回來的最新消息。露琦用稱讚的眼神摸了摸雪莉的頭,「很好,雪莉你就待在這裡準備吧。水和雅加達,你們現在就去……」看著走出房間的三人,輕嘆了口氣,拿出武器仔細的擦拭著。突然,擺在口袋裡的小電話蟲響起。急忙放下武器,拿出電話蟲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接起。

「喂?」

「阿,是我。」聽到聲音,臉不自覺得紅了起來,語調微帶興奮的語氣。

「馬可哥?為什麼會打來?」

電話另一頭的男子險些把電話摔到地上,沒注意到身後慢慢接進的好友,一臉輕鬆但是耳根開始慢慢變紅的說:「其實也沒事啦……等等薩奇你幹嘛!」

傳來了一陣打鬧聲後,「小雪莉──其實阿,我的好兄弟馬可有話想跟妳說,但是他看起來好像不太想說的樣子,所以我就……嗚噗!」

聽到對方的房門打開後被用力的甩上還鎖起來,不禁笑了出來。「所以馬可哥要說什麼?」

「我、我……」耳根越來越紅,深深吸了一口氣,聲音細微的像蚊子一樣的說:



「我愛妳。」


男方不只耳根紅連臉都跟著紅了。

女方則是震驚的大腦當機,似乎是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沉默了十五秒後,驚覺對方好像在等待自己的答覆,把電話放在唇邊,聲音輕柔的給予了答覆後,便掛上電話,小鹿亂撞的擦拭著武器。馬可則愣在那,不知何時出現的薩奇笑著把電話掛上,開心的拍了拍好友的背。

「我也愛你,馬可哥。」

------------

Ch7

看著窗外所聚集的海軍,想起在牢裡傷痕累累的孫子,眼淚不禁在眼眶裡打轉。「卡普,時間到了。」[/color]身後傳來戰國的聲音。搖了搖頭,把快掉出來的眼淚和悲憤的心情壓下去,跟著戰國走向即將要處死自家孫子的處刑台。

看著處刑台離自己越來越近,「嗚哇──好多人哪!莉莉絲一臉新奇的看著成群的海軍們,趴在艾斯頭上。艾斯一臉凝重的踏出腳步,似乎沉浸在自己的記憶裡。

踏上處刑台,艾斯被迫跪下。一旁的莉莉絲則靜靜的站在自己身後,剛想開口問她要做什麼時,戰國站上處刑台了。

戰國拿起擴音器,「各位,今天我要說出一個驚人的事實

「波特卡斯˙D˙艾斯,說出你父親的名字。」

艾斯低頭,過了許久,緩緩說出……



交代完事情,露琦走進房間,發現雪莉臉上有著很明顯的紅暈,正在擦拭著武器的手也微微顫抖。「雪莉,妳怎麼了?」

還沉浸在知道對方也愛著自己的幸福泡泡裡,被對方的聲音嚇到把手上的武器失手掉到桌上。「我、我沒事。」紅暈加深。

「我來告訴妳,我們已經在馬林梵多下等老爹的指令了。」微皺眉,雖然不相信對方的話,但是情況緊急也就只好先放在一邊了。

眼神凝重的點了點頭,把武器收好,跟著對方到甲板上。突然,雅加達滿臉笑容的拍了拍自己的背,疑惑的望著他。「妳剛剛在房裡的對話,我和水在隔壁都聽到了喔──恭喜妳阿!」聽完,臉立刻紅的跟番茄一樣。

「妳、妳們!」

「噓,我好像聽到老爹的聲音。」要對方安靜,好像真的聽到老爹的聲音。

電話蟲突然響起。「露琦,妳們可以上來了──」薩奇說完便掛掉電話。

掛掉電話,露琦眼裡露出好戰的意味。「這場戰爭,只准成功!」

「不對!你的父親是,那萬惡的海賊王,哥爾˙D˙羅傑!」

白裝男人怒吼著,全場肅靜,跪在台上的艾斯閉緊雙眼,不想承認這殘酷的事實。

「嘛,這點我們大家不都早就知道了?」莉莉絲面無表情的看著遠方,靜靜的道出。

戰國繼續說出令人震驚的事實,背後突然傳出怪異的聲音。

「阿──大小姐你怎麼還沒到──?」慵懶的聲音傳入耳裡。「你在幹嘛?」

聽到疑問,跑到對方面前,「你就在這好好的看著給你的驚喜吧。」露出微笑。接著,張開雙手,往後倒去。

艾斯還沒發出聲音,耳邊便傳來台下人的驚呼。

「那、那些不是白鬍子旗下的海賊團們嗎?」

「剛剛港中央怎麼了?」

「嘖,佈陣擺錯了嗎?」

港中央,突然冒出三艘外型像鯨魚的巨大海賊船。

「白鬍子海賊團出現了!」

愣住,艾斯完全沒料到莉莉絲所說的驚喜會讓自己嚇的一身冷汗。「不會吧……」

「艾斯,我的孩子,你沒事吧?」雄厚的聲音響遍整個島,白鬍子微笑的看著自家兒子跪在台上,眼神透露出一絲絲的心疼。

「老爹……你們!」望著同伴們,心裡冒出了感動和自責的情緒。

「誰都知道的吧?敢對我們白鬍子海賊團出手的人,會有什麼下場。」馬可笑著說道,但眼神卻冰冷無比。

「艾斯!在那裡等著我們啊!」

「一定會救你出來的!」

「艾斯哥哥,你絕對不可以死!」

瞳孔突然放大。站在半空中,那金色髮梢微捲、飄逸在空中的長髮,讓艾斯陷入絕望的深淵裡。

「愛、愛莉絲……!」

女孩眼神堅定的看著對方,「一定要等著我!」

戰國把眼神藏在陰影下,從遠方望著準備發動能力的白鬍子。「戰爭,要開始了!」

-----------------

Ch8

就在白鬍子海賊團成功進入港灣時......

<香波地群島,某家餐廳>

「到底在幹嘛阿,你家船長。」

慵懶的坐在椅子上,看著自家船長已經快要發瘋的模樣。

「不知道、」打了個大呵欠,
「大概是發情了吧。」很無奈的看著有兩個大圓桌遠的船長在旁邊對著毫無警戒心的伊莉動手動腳。

「我說你們兩個、」羅突然轉過頭,笑得好燦爛。
「想死直說。」天氣突然從32度的高溫瞬間降到-12度。

怪了,今天香波地群島氣象不是說今天都是飆高溫嗎?

「好了啦、」無奈笑著拉住羅,
「他們只是在開玩笑的啦,對吧?」

「當然當然,小的們哪敢批評托拉法爾加船長啊!」兩個人動作一致的往後退。惹的伊莉捧腹大笑了起來、羅則瞇著眼,好像是在說:
「下次絕對把你們分解。」

而在不遠處,離閃光檔只有一個小圓桌遠的基德,手上的杯子已經裂的差不多了。

「混帳托拉法爾加......!」
「船長,你與其在這碎碎念不如去阻止吧?」羽夢開心的吃著大餐,一邊給予最中肯的建議。

但,就在此刻......

「唷,在打情罵俏啊。」紅眸像是鄙視著閃光檔,女孩在空中飄浮著。
「朋友在戰場,你在情場嗎?」濃濃的諷刺味。

「才不是、」伊莉立刻紅著臉反駁,
「我們在討論戰略!」

「是嗎?」滿滿鄙視味。

「什麼嗎!」嘟嘴,
「莉莉絲你就這麼不相信我嗎!」

攤手,表示非常無奈。
「我可沒那麼說、我還幫你帶來了救兵呢,請感謝我。」

「救兵?」伊莉不解的問,諾蕾雅則警戒的看著莉莉絲身後的人們。

「原來你們就是救兵阿、」警戒心超高的對望,
「CP9。」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綠綠 的頭像
阿綠綠

Fire and Blood

阿綠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